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庄梦洁的武学修炼

庄梦洁的武学修炼
武林上有名的冷美人庄梦洁在庭院修习着自己的新剑法,手裏长剑舞动,或砍或劈或刺,当真厉害至
就在庄梦洁刚把剑法使完,一个脚步声由远至近,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走了
进来。看见站在院子中的庄梦洁很明显眼睛一亮便说道:「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
庄姑娘的剑法又有所长进。高某佩实在是佩服。」

庄梦洁转过头来,看见站在不远处的男子,眉头一皱,显然对这名男子感到
极头痛。

这名男子名叫高空,与庄梦洁见算是旧识,不过庄梦洁对他却没有什幺好感,
一直以来也就把他当朋友。

「高兄很久不见,没想到会在这碰到你。」庄梦洁虽然面带微笑,但语气显
得十分冷淡,彷彿冰山一样的脸没有丝毫改变。

语气中的冷淡与疏远表露无遗。

——————————

对于庄梦洁对自己的冷淡我早就习以常了,如果不是阻与我身后的背景,在
庄梦洁的眼有没有我这个人都难说。

面带微笑的来到庄梦洁的跟前,说道:「在下也没想到,只不过在下的手下
报告说看见一个冷豔美女来到这。根据手下的描述,在下便猜测来人一定是庄姑
娘,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庄梦洁冷哼了一声,提起手中的剑指着我说道:「原本一个人无聊练剑,没
想到会碰到高兄,既然这样就请高兄帮我试一试新剑法的威力。」

说完便不等我拒绝,便挥剑向我砍去。

看见庄梦洁突然刺来,我并没有丝毫慌乱,右手在腰间一抽,长剑出鞘,便
接下了庄梦洁的一刺。

见全力一击没有奏效,庄梦洁抽剑而回,第二剑再次使出,由下往上挑,直
指我的左肋下。

对持,我轻轻提剑,右手轻旋手瞈赶便想把庄梦洁的长剑格挡开。

出乎我意料的是,庄梦洁的力量之大,差点把我手中的长剑给震脱。身体不
可避免的停顿了一下。

庄梦洁一下子捉住了我这个破绽,瞬间刺出三剑。并乘着高空身子停顿的瞬
间佔据攻击主导。

面对庄梦洁连绵不断的攻击,我没有半点心急。手的银色长剑挥舞,形成一
个巨大的剑屏抵挡住了庄梦洁的攻击。

银色的剑屏在挡住庄梦洁的攻击的同时。不断闪耀的剑光映射在庄梦洁的眼。
不断影响着庄梦洁。

——————————

两人你来我往的交手了一会,依然平分秋色。

对于自己的攻击没有伤到高空,庄梦洁没有半点气馁。因高空的武功确实比
自己要高不少。但庄梦洁毫不犹豫的使用了刚刚学会的红袖剑法。

红袖剑法一出,很明显出乎高空的意料,原本密集的剑网因应付庄梦洁的攻
击,不可避免出现了破绽。

面对刁钻的红袖剑法,高空也不再保留,原本出现了疏漏的密集的剑影再次
紧密了几分。而那一闪一闪的剑光彷彿阳光照射在湖面上的反射。很显然想用这
些剑光影响庄梦洁。

对持庄梦洁却毫不在意。

然而,庄梦洁却没有意识到,高空舞动的剑影,那一闪一闪的剑光,不断的
影响着她。每当那剑影照射进她的眼,她的动作就缓慢了一分。

当庄梦洁意识到自己的意识开始迷茫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明明刚比试没多久,自己就香汗淋漓了。

庄梦洁感觉到自己身体十分的疲惫,每当那剑光一闪后自己就多疲惫一分,
自己的意识就会更加涣散。

冥冥中彷彿听到一道声音。

「你现在感觉很累」

「很累」庄梦洁不知道什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但了应付高空的攻击,他也
无法顾及其它了。

「累了就要放鬆……缓缓的放鬆。」

奇异的声音再次响起,但这声音彷彿有魔力一样,虽然依然和高空比武,但
庄梦洁已经感觉到身体随着这句话开始缓缓的放鬆。嘴很不自主的说跟着这声音
说:「缓缓放鬆」

「你的意识开始消散,你感觉很累,很想睡」

「累了……想睡」

这句话刚说完,庄梦洁的意识开始朦瞀蚍,一阵巨大的疲惫感瞬间袭来。让
庄梦洁觉得自己真的十分的疲惫十分的想睡。

原本与高空的比试也因极度的疲惫感而放慢了节奏。

「你很想睡,但你正在比试,而且手的剑很重,停止所有的举动,放下手的
剑。」

「想睡…剑…重……放下」庄梦洁的瞳孔开始缓缓放大,在声音的指示下缓
缓的鬆开了手的剑,静静的站在原地。

「你感觉到意识开始朦,缓缓的下沉,缓缓的下沉,下沉到意识的深处。」
声音继续引诱着庄梦洁,庄梦洁感觉到自己彷彿就在一个巨大的黑洞,缓缓的向
下沉,心理想要反抗。但却毫无作用,只能顺着声音的话去做。

「下……沉……深处」

「你已经睡着了,不会对外界有任何反应,你只会按照这声音的指示去行动。」
高空站在庄梦洁的面前,缓缓的下达了最后的指示。

「指示……行动」而庄梦洁彷彿一个木偶一样,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着声音
的指示。

——————————

看着眼前已经完全沉睡的美人,我缓缓的鬆了口气。摇了摇因长时间挥动而
痠麻的手臂。

醉心剑法,这便是高空新学会的剑法。实际上醉心剑法是一套迷惑心神的剑
法。通过高速舞动的剑影和不断闪烁的剑光刺激对方的心神。最终达到控制敌人
的效果,和邪教的那些影响心神的邪功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这剑法也不是这缍练的,我自练武开始变每天专研这套剑法,经过20
年不断的探索才最终把这剑法练到大成。

庄梦洁双目紧闭,静静的站在原地,但这样也丝毫无损她冰冷的气质。

我玩过的美女不少,但像庄梦洁这样拒人于千之外的独特气质却很是刺激我
的征服慾望,很可惜庄梦洁对我没有半点好感,两人认识这久,庄梦洁对我还是
原来的样子,虽然面带微笑,但语气冰冷彷彿拒人于千里之外

多次的表白无果后,我也就死心了,既然不能当恋人,那就当朋友吧。原本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没想到前几天的一阵感悟既然把醉心剑法练到了大成。又刚好听
到了庄梦洁的消息。我想都没想便把刚刚练成的醉心剑法用到庄梦洁身上。

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人。嘴角上扬,我邪邪的笑道:

「庄梦洁,你能听到我的话吗?」

「听到。」庄梦洁回答道,但回答的语气毫无生气彷彿木偶一样。

「你喜欢练武吗?」

「喜欢。」

我试探的问道:「那你的武功比之高空怎样?」

庄梦洁停顿了一下还是回答道:「比不过。」

「刚刚的比武你也输给了他。」

「是的……输了。」依然是毫无生气的声音,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庄梦洁的
不服气。

要的就是你不服气的样子,我继续说道:「武学就是达者师,既然你比不过
高空,是不是应该向他请教。」

「是」

「既然你向高空请教,那就要完完全全听他的指示。」

一步一步的引诱庄梦洁向着自己制定的路线走去,我心理有着一个异样的快
感。


「因高空比你强,所以高空所说的都是对的。」

听到这句话,庄梦洁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双目微皱,很显然,内心进行着
剧烈的斗争。

看到这样子,我的心也一下子紧张起来。虽然醉心剑法让庄梦洁听从我的命
令,但像这些与原本的认知有极大沖突的指令是非常危险的,稍有不慎,庄梦洁
就会醒来。

好在我的运气不错,最终庄梦洁还是选择了听从了我的指令。

「是的…高空……的话…对的」

听到这句话,我总算放心了。最大的阻碍已经过去。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

「既然你觉得高空的话都是对的,那就不能够有丝毫的怀疑。就算你有怀疑,
也会觉得是错的是自己而不是高空。」

「不……怀疑」

看着庄梦洁完全接受了指令,但我还是觉得不保险。

「每当你听到脑海的声音的时候,你的心灵就会得到洗礼,不管听到多惊奇
愤怒的事情,你都会欣然的接受,并按照脑海的指令去做。等一下,我会数三声,
你就醒来,你会诚恳的向我请教,而我刚刚所说的话你都会谨记在心,并且不会
违背。」

「是的……不违背。」

最后,我还是按照醉心剑谱上的方法。给庄梦洁加上了特定的关键字,以免
下次控制庄梦洁心神的时候还要特地使用醉心剑法。

「每当我谁出「醉心指导」这个词的时候,你就会再次进入到这个状态。」

「进入……状态。」

「3。2。1醒来。」

随着我的话刚落下,庄梦洁的瞳孔缓缓的恢复。

看着站在眼前的我,庄梦洁有点气馁的说道:「我输了,没想到我新学的剑
招都不能伤高兄分毫,高兄果然武艺高强。」

「庄姑娘的武功一点也不差,在下之所以能够战胜庄姑娘也只是知道庄姑娘
的弱点而已」

「弱点?什弱点,能请高兄指导一下吗」听到我的话,庄梦洁感到非常的好
奇『自己的弱点?是什?』

看着庄梦洁按照自己的指令提问,我不由得在心理大笑,但表情却一脸难的
推脱道:「指导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在下对武功的认识可能与庄姑娘的认识有较
大区别。可能不利于庄姑娘。」

——————————

就在这时一个奇特的声音在脑海响起。

——高空的武功比你高,你必须诚恳的向他请教——

听到这个声音后,庄梦洁感觉到自己的心灵彷彿经受过洗礼一样,一种异样
的舒适感瞬间传透全身,彷彿沸腾的湖水瞬间被冷却,还原成宁静的湖面。这个
声音就像有魔力,庄梦洁觉得自己应该按照这句话去做,自己必须按照这句
活去做。

「没关係,高兄的武功比我高,那样的话对武功的理解就一定比我要深入。
肯定比我要正确」庄梦洁平静的对高空说道。很显然没有对自己脑海的奇异声音
有任何的怀疑。

听到眼前的冰山美人的请求,高空邪邪的微笑道:「既然这样,那在下就放
心了,在下会尽力的指导庄姑娘。不过这不方便讲解,还是到房间去吧。」

虽然看见高空依旧挂着招牌式的微笑,但庄梦洁却觉得高空的笑容有点怪异。

还有,什指导需要到房间去啊。女孩子的闺房是男人能够随便进的吗?

就在庄梦洁觉得奇怪,要反驳高空的时候,奇异的声音再次响起。

——既然你向高空请教,那就要完完全全听他的指示——

听到这个声音的话,庄梦洁感觉到自己的心灵再次迴归宁静。

而这时候又听到高空说:「等一下要说的,毕竟是庄姑娘的弱点,了避免隔
墙有耳,还是到庄姑娘的房间比较好。」

庄梦洁一想,也觉得高空的话有道理。

「恩,也是啊。那请跟我来。」

虽然对高空的话还有些疑惑,但还是带着高空穿过院子来到自己的闺房。

庄梦洁的房间不大,但家俱摆放极讲究。且整体用水蓝色的布置。倒是与庄
梦洁的冰山面容十分的匹配。

两人相对而坐。

「庄姑娘,了更好的指出你的不足,能请庄姑娘把衣服脱掉吗。」

「什幺?脱衣服?」

庄梦洁有点疑问

「对,虽然隔着衣服也能对庄姑娘进行指导,但我害怕会出现误差。毕竟武功一块失
之毫差之千里。在下也是了庄姑娘着想。」

这时候一句话在庄梦洁的脑海迴荡,不断的消除她的疑惑。

——因高空比你强,所以高空所说的都是对的——

这句活每重複一遍,庄梦洁就感觉到自己的的心灵宁静了一分。

「是呀,高空比我强,他说的就都是对的,脱衣服是了更好的指导我。」

强行压下心的怪异感。庄梦洁微笑道:「没想到高兄想的这周到,那我就恭
敬不如从命了。」

庄梦洁解下了自己身上的劲装。露出了刚好把羞辱部位挡住的水蓝色
肚兜与裤。

见庄梦洁没有再脱下去的打算,高空『好心』的劝说道:「庄姑娘,肚兜和
裤可能会阻碍接下来的指导。你还是把它脱掉吧。」

「恩……好吧」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按照高空的话脱下了肚兜和裤。

不一会一具美妙的酮体便出现在眼前。绝美的容貌,雪白的肌肤,硕大的巨
乳上两颗粉红色的樱桃随着胸口的起伏而不断摇晃,显得十分的诱人。最让人意
外的是,庄梦洁的下体竟然雪白一片没有一丝杂毛。

高空丝毫不掩饰自己贪婪的目光,在庄梦洁身上扫视,彷彿要把庄梦洁的诱
人酮体深深的刻在脑子。

对于高空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的酮体,庄梦洁下意识的用
手把自己的下体和双峯挡了起来。

见状,高空彷彿也没了继续视奸的兴趣,对庄梦洁说道:「庄姑娘,你知道
武学最重要的是什吗?」

「最重要的是什?」听到高空的问题,庄梦洁低下了头认真思索了一会说道:
「是内力?」

高空摇了摇头说道:「是下盘。人们在习武的过程中往往会过于最求强大的
招式。却往往忽略了最基础的地方。在打斗中,不管是发力还是防御,都与下盘
息息相关。下盘不稳,最终导致的是满盘皆输。」

「这幺严重」

「没错,根据刚刚与庄姑娘交手的情况来看,庄姑娘的下盘不够稳固。」

「这样的话要怎办。」庄梦洁很显然被高空一脸严肃说出的给吓了一下。对
自己的情况极担心。

高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假装关心的说道:「根基不牢想要犁补是非常
困的,不过在下有独门方法,能够帮庄姑娘巩固根基。」

「真的吗?」

「当然,不过这方法有点奇异,不知道庄姑娘……」

高空的话还没说完庄梦洁便说道:

「没关係,只要能从新巩固根基就行了。」

「是吗,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说完便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

「高兄你爲什幺脱衣服?」庄梦洁显然对高空的动作十分的不解。但又说不出个
所然。

「在下的独门锻鍊方法叫『肉棒插入生小孩锻鍊法』。等一下,在下就会把肉棒插进庄姑
孃的肉穴。并不断顶撞庄姑娘的子宫,等一下庄姑娘要做的就是在在下射精前,
保持不动就行了。这样锻鍊一段时间,庄姑娘会怀孕,生他个五六个孩子,这样你的下盘就会变得非常稳固了


这个时候,奇异的声音再次响起。

——高空的话都是对的,那就不能够有丝毫的怀疑。就算你有怀疑,也会觉
得是错的是自己而不是高空——听到这个声音,原本还带有疑惑的庄梦洁马上就
释怀了:「原来是这样,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看来是我搞错了。」

「没关係,我们开始吧」

「恩」

————————————

说完,庄梦洁便按照我的要求,双手撑在牀上双腿大开摆成了后入式的姿势。
光洁润滑的肉穴在展露在我面前,一览无遗。

我并不急着插入,而是用肉棒不断的摩擦着庄梦洁的阴蒂。并不时用龟头划
进两片紧闭的阴脣。慢慢的庄梦洁的身体开始发热,而肉穴也变得淫水氾滥。

见状,我也不再刺激庄梦洁了。直接让沾满淫水的肉棒顶住庄梦洁的桃源洞
口。

「庄姑娘,要插进去了,你可要好好的支持住了。」

「来吧,请高兄用力的插进来。」

「那我就不客气啦。」腰部用力狠狠的向前一顶。肉棒瞬间插进了肉穴。巨
大的龟头粗鲁的刺穿了薄薄的处女膜。直接顶撞在柔嫩的子宫口上。

突如其来的痛楚让庄梦洁一下子绷紧了身子,口中发出一阵阵低鸣。因剧痛
而剧烈收缩的肉穴,却给了我剧烈的快感,让刚插入的我差点就射了出来。

狠狠的深呼吸了几下才把射精的冲动给压了下去。

享受着庄梦洁肉穴的紧压感,我缓缓的抽动肉棒。肉穴因异物的插入本能的
进行收缩。这让肉棒的抽送显得十分费力。但同样的也给我带来更剧烈的快感。

「庄姑娘,现在要开始动了,你必须承受住,否则训练的效果就不够好了」

「没问题,请高兄你狠狠的插我吧。」

肉棒退到肉穴口,再次狠狠的齐根而没。

而随着肉棒的进出,庄梦洁也不断的发出低声悲鸣。很显然,刚刚破瓜的痛
楚还在残留。

慢慢的,庄梦洁的悲鸣开始变成低声的呻吟,肉棒与阴道的摩擦不断时生的
剧痛的快感不断刺激着庄梦洁,原本只感觉到刺痛的肉穴,开始传出一阵阵的快
感,且随着肉棒的抽送而越来越剧烈。

庄梦洁开始迎合我的节奏,主动扭动自己的腰部。让肉棒在进入肉穴时能与
肉壁更大的摩擦,以获得更大的快感。

这时候,我也差不多到极限了。直接双手揉弄着庄梦洁的硕乳,腰部不断的
用力,让肉棒能够每一次都狠狠的撞击在子宫口上。

柔嫩的子宫哪羁受得住这样的冲击。不一会便被龟头破开了子宫口。插进了
未经人事的子宫。

子宫口的挤压瞬间成了最后一根稻草。我精关一鬆,滚烫腥臭的精液狠狠的
冲击在子宫壁上。

被突如其来的子宫内射。庄梦洁也瞬间达到了高潮。被肉棒填的密密实实的
肉穴,一下子喷出了大量的淫水。

高潮过后,我并没有立即退出肉棒,而是慢慢享受高潮后的余韵,等肉棒完
全变软后才缓缓退出。但退出的时候,还是能感受到,肉穴的紧扎。彷彿不想让
肉棒离开一样。

再看庄梦洁,因剧烈的高潮很显然处于失神的状态,看着眼前被自己乾的死
去活来的冰山美女,心不由得泛起了一股自豪感。

「高兄,不知道训练的效果怎样」刚刚由女子变成女人的庄梦洁显得十分的妩媚,但还是按照脑子的设定,诚恳的向我问道。

「庄姑娘的肉穴太紧了,难怪下盘会不稳。不过请庄姑娘放心,只要每天不
断被大肉棒肏肉穴,不停的生小孩,当肉穴变得鬆鬆垮垮的时候,庄姑娘的下盘也就稳固了」

「真的吗?」对于我的奇词淫句,庄梦洁没有觉得丝毫的奇怪,反而十分的
认同。

热爱武学的她转过身,把自己刚刚破处,还混着处女血和淫水的肉穴露了出
来:「那就请高兄不要客气狠狠的肏爆我的肉穴吧。」

面带淫笑,我再次把恢复雄风的肉棒插进了庄梦洁的肉穴,开始了新一轮的
征伐。

接下来的个星期,我用训练的名义不断姦淫着庄梦洁。

冷豔的庄梦洁依旧是一脸诚恳和认真的样子接受着我的插入和各种屈辱的玩弄,丝毫不知道用
自己的肉穴去接受别人的肉棒,让别人在子宫内射是何等的羞耻和淫秽。

因爲在她心理,接受别人的指导只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而已。

——————————

几个月之后,我干了几百次干腻了的庄梦洁终于怀孕了,临走之前,我又一次以练功爲名,降临到庄梦洁的闺房裏,连干五炮,把这冰山美人前后两次贯通,操得她高潮迭起,爽的连自己是谁都记不清了。最后一炮更是我坐在椅子上,让庄梦洁浑身赤裸的跪在身前,自己用手抓住那对又大又挺的硕乳夹着鸡巴上下摩擦。把那刚在她小穴与肛菊各射一炮的肉棒弄硬,然后再对着庄梦洁那清丽无双的俏脸悍然发射,大量浓烈腥臭的精液射得庄梦洁眼睛都睁不开。最后,在教导了庄梦洁把俏脸上的阳精全部用手指与舌头舔掉吞到肚子裏以提升功力,我还交代了以后生个女孩下来就好好教她武功,我过几年回来稳固下她的下盘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